一只雪白的Iris

不定期更文的小白lo主

【白起×你】常在天上飞,哪有不呛风的

这个大概是点文的最后一篇了

@凌曄不好意思呀吧这篇放到最后

昨天去翻了翻胃病梗的乙女文

我觉得我大概会把胃疼写出姨妈疼的感觉(别打我)


————————————————————

你正在房间里整理明天要用的文件,忽然听见房门一声轻响。

“我回来了。”白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你应了一声,又继续整理文件,过来大概有一分钟,觉得有些不对。

白起他,从门口,进来了!!!

要知道你家这位白警官那可是号称飞天小男警,能走窗户从来不走门,不把人吓出心脏病誓不罢休的主,今天居然老老实实地从正门进来了。

“白起?”你叫他。

“嗯……”传过来的声音闷闷的,像是捂在被子里。

果然不太对。你连忙去卧室查看他的情况。只见那个身高181cm的人像猫一样蜷成一团,整个人缩在被子里。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你吓了一跳,伸手要去掀他的被子,检查他有没有受伤,还好,你扫视了一下,没有看到血或是伤口之类的痕迹,又贴了贴他的额头,确认了他也没有发烧,这时,你才看到,白起的手一直紧紧地按着上腹,你正要去抓的他手,白起立即出声阻止。

“疼……”他说,并且抬头给了你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胃疼?”

“嗯……”

“吃了什么不对的东西?”

“没有……”

你皱了皱眉,一时也想不出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忽然发现床边放衣服的椅子上少了什么东西。

“你外套呢?”

“放警局了……”

要不是看白起现在这幅可怜的样子,你真想上去给他一记爆栗。

“大冷天的穿件单衣到处飞,你不着凉谁着凉啊。”

“我错了……”

总算是找到症结,你起身要去给他灌个热水袋,想着也许能缓解,白起却一把拉住你。

“难受……”白起看着你,脸色都有些发白了,隐隐有冷汗顺着额角流下,看得你又生气又心疼。

“我去给你灌热水袋,捂一会就好了。”你给他盖好被子,觉得有些无奈,一向以年龄比你大处处管着你生活的白起,现在和小孩子也没什么两样。

“有没有止疼药……”这边你正在客厅忙活着灌热水袋,那边白起又说话了。你顺手翻了翻医药箱,里面倒是有,但你记得这个药好像对胃有刺激,就先放下,拿了旁边一盒本来是防晕车的姜茶,驱寒的,想来能有点用。

回到卧室,你麻利地把热水袋给他掖到被子里,姜茶塞到他手上。

“没有药?”白起满意地抱着热水袋,还在想着药的事,他嫌这样缓解得太慢。

“有是有,不知道你这样能不能吃,我去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你转过身去打电话,打完却发现白起一脸怨念地看着你。

“你不爱我了,”他说,还噘着嘴,不过脸色看上去好多了,“我都这样了,你还给别的男人打电话。”

“啊?”你茫然。

“你是不是打电话给你家隔壁那个教授了?”

“拜托,人家许墨教授是研究脑科学的,又不是医生,我打给他干嘛?”你实在是哭笑不得。“我刚才打给安娜姐。那个药刺激胃的,不能吃,你就先这样呆一会,我去给你煮点粥。”

“可是我刚才听到男人的声音!”

“那是韩野,他你都听不出来了?”你把挣扎着要起来的白起重新按回被子里,“人家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我今天可是见着例外了。”

“啊?”

“白大警官,您老人家可别是醋做的吧。”

“我就是,你能怎么样?”白起的幼稚劲一上来就收不住,直接把热水袋从被子里踢出来。你正要给他掖回去,却被他拽倒在床上,紧紧抱住。

“不要那个,要你。”

“放开我,白起你个流氓!”

“偶尔当一次流氓也不错。”


————————————————————

我果然成功把胃疼写出了姨妈疼的感觉……

顺带还写出了不一样的白起(捂脸)

(别打我别打我别打我)

评论 ( 3 )
热度 ( 96 )

© 一只雪白的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