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雪白的Iris

不定期更文的小白lo主

【于远】 迷途 上

沿用了温和里面的一个脑洞……

时间大概是锋哥刚转会来百花不久

开始了

————————————————————

  最近的百花俱乐部有些不正常。

  起初发现情况不对的是曾信然,年轻人嘛,好奇心还没有被完全磨灭掉,总能发现什么新鲜事物。

  一个休息日的早饭时刻,曾信然向同桌的张伟和周光义分享了自己的发现。

  “哎哎哎,我跟你们说啊,我发现今天早上起来,宿舍的小门是开的。”

  “大概是谁忘关了吧。”已经丧失好奇心的老年人,以张伟为代表,对曾信然的发现不以为然。

  “不会,我已经连着好几天看到了!”

  百花战队的宿舍是有这么一个小门,到了晚上,宿舍大门会上锁,小门却不会,据说是为了防范什么突发状况,不过通常也会关上,尤其是这几天,Q市仿佛雨神降临般的连连降雨,虽说是南方,但初秋的凄风冷雨这么一吹,真有点让人受不了。

  “不是忘关了,难不成还有鬼?”周光义倒是饶有兴致的样子。

  “说什么哪,这么热闹,带我一个。”这时,于锋朝着他们走来,身后跟着没精打采的邹远。

  还没等众人回答于锋的问题,曾信然就抢先嚷嚷了起来。

  “哇,副队,你这黑眼圈,是要转型国宝的节奏啊!”

  “嗯……”邹远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转型?我除了弹药专家不会别的了。”

  众人无语。

  “呃……小远,你还好吗?”于锋半是关切半是无奈地问着。

  “没事。”邹远抬手理了理头发,忽然倒吸一口冷气,“咝……”

  “哎,小远,你受伤了!”张伟在同时大叫出声。

  他说得没错,邹远抬起的手臂,大臂内侧有一道不浅的划痕,伤口仿佛刚凝结不久,随着邹远这一抬手,又流出血来。

  此时邹远穿着短袖队服,披着外套,众人才看到这伤口,伤在这么不显眼的地方,是怎么弄的呢?不可能是平时啊。邹远本身怕冷,入秋没几天就裹上了长袖队服外套,弄出这么深的伤口,队服早在同时就划破了。更何况他们只是电竞选手,又不是什么真的狂剑士刺客,哪那么容易就受伤了?

  众人迷茫。

  “先去找队医包扎一下吧。”还是于锋冷静一些,制止了想继续问下去的众人。



  关于伤口,邹远也是一问三不知,大家就在曾信然一个“woc周光义你不会是想谋害副队然后篡位吧”的笑话里放下了这件事。上午的训练一切正常,午饭时,曾信然再度提起他的那个发现,众人不以为然,除了于锋。在听到曾信然的描述后,他的心底里渐渐浮现出一种不安的情绪。


  晚上,所有训练结束,大家纷纷回到宿舍休息,此时,于锋的不安到达顶点。白天给邹远包扎伤口的时候,队医说像是树枝划的,怎么想怎么不对。


  另一边,邹远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虽然他已经不是队长,虽然于锋已经接下了重担,但是,今后该怎么办呢?狂剑士,于锋是狂剑士,而他是弹药专家,俱乐部做出的这个决定,是打算要让他们复制前辈和老队长的繁花血景吗?于锋在网游里,曾经和前辈打出过繁花血景,那么他自己呢,会不会拖了于锋的后腿,会不会让战队失望,自己果然还是要继续亦步亦趋地跟在前辈身后吗?

    “前辈……”

    想到这里,邹远又不禁开始颤抖,张佳乐,是百花最大的功臣,最大的仇人,也是邹远面前最大的阴影,只要跟在他身后,邹远就会不小心迷失自我,寻着他的方向,却永远无法望其项背。

    邹远在惶恐和迷茫中坠入梦境,梦境里他不断奔跑,前方一片朦胧,像是陷入了不可脱身的迷途。

    直到有雨滴打在他身上。

    雨滴?邹远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虽然有一大半是被冻醒的。

    他环顾四周,初秋依然茂盛的野草划过脚踝,面前,是一片被大雨击碎的水面,不知是河还是江,水雾扑面,有一种陌路迷津的感觉。

    “这是哪……”邹远感到恐惧,他现在穿着睡衣,赤脚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身上没有手机或者其他东西,如果说这是梦,那么就不应该有冷和疼痛,如果说是梦游,他大概是已经走出了市区,跑到郊外来了。

    邹远孤零零地站在,宛如一个新区等级过高而没人来找的野图boss。想起自己前几天的疲惫,伤口,还有拖鞋上的泥土,邹远不禁苦笑,睡着就能自己走回百花,醒来却不认识路了。

    如果大家都找不到他,那么几天后的报纸上大概会出现“百花副队不堪压力离队出走”这种报道吧。

    没有任何办法,邹远抱膝蹲下,借这些过人膝盖的草叶抵挡雨和水雾。




    于锋半夜就听到隔壁有声响,想着大概是有人出去上厕所,就又睡了过去,不知道怎么,梦到白天曾信然说起的那个发现,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从窗户一看,那扇小门开着,他今天最后一个进宿舍,亲手关上的门。于锋心下觉得不对,又跑去邹远的房间,一看,没人。再找,厕所也没人,出来跑去训练室,也没人。如此这般把俱乐部上下找了个遍,队员们一个个都被惊醒了,还是没找到邹远。



——————————————————

嗯……先写这么多,我的写作续航能力还是不行啊

明天一定发下篇

好久没写了,但愿不要ooc

喵~~~

评论
热度 ( 6 )

© 一只雪白的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