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雪白的Iris

不定期更文的小白lo主

【于远】 温和

How am I?


How old am I?


好吧又是我 ……


于远圈好冷啊……体会一下自己的两篇是连在一起的绝望。



……………………


   还差一点。

   好的,下一个。


   邹远挑下了孙翔,看着杜明走上场来。局势很不利,目前他们对轮回拿下了个人赛的两分,但是想要挤进季后赛,挤下兴欣已是不可能,唯有比呼啸多拿两分,或是比三零一多拿三分,才有一线生机。

   曾信然绝地挣扎一般的硬拼消耗了孙翔不少的血量,随后邹远接手了比赛,以超常的发挥挑落了血量本就劣势的孙翔,又以强硬的姿态面对杜明,再下一城。

   再解说对他如此好状态的惊叹声中,邹远的面前,周泽楷走上了赛场。

   邹远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花繁似锦41%的血量,换是一年前,他也许会退缩,也许会恐惧,但是现在他不会了。


   因为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于锋。邹远拼劲全力去消磨一枪穿云的血量,竭尽所能,每一步都十分坚决,毫不畏首畏尾。邹远的操作不停,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都在发热,他已经疯狂了,状态达到了爆发。


   41%。

   邹远的花繁似锦倒下,他的状态爆发使他和这位联盟的枪王,第一人,在血量的消耗上打成了平手。他走下台,走向迎面而来的自己的队长。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邹远的眼睛仿佛这么说着。


   于锋没有辜负邹远的努力,当葬花在一枪穿云身上斩下最后一击,百花的粉丝之间爆发出一阵的欢呼,百花四分,呼啸三分,他们领先了。


   接下来的团队赛,呼啸败给微草,百花也还是输给了轮回。就凭着擂台赛拉回来的这一分微弱的优势,百花挺进季后赛。


   “队长!副队!万岁!”年轻气盛的朱效平和曾信然捶打着对方,发泄自己高昂的情绪。周光义跟莫楚辰喋喋不休地讲着如果自己团队赛那次偷袭没有失手会如何如何。于锋和邹远一起下场来,给了对方一个深深的拥抱。


   张伟看着这些比自己小的队友,不禁露出了王杰希老父亲般欣慰的微笑。


   除了朱效平和作为百花绑定奶的莫楚辰一直留守,现在百花的阵容几乎都是新人或新面孔,从霸图转会来的周光义,年仅17岁的新人曾信然,刚刚卸下重担以肉眼可见速度成长的邹远,还有他们的队长,不甘于做配角,要取得属于自己的冠军的完美主义者,于锋。


   新人永远是变化最快的,曾信然从首战面对叶修,紧张到仿佛真人中了僵直弹,到现在擂台赛对阵孙翔奋力一搏,不过是一个常规赛季的时间。


   但是,张伟的目光投向了满面笑容正和队友讲着什么的邹远,他的成长,无疑是最令人欣慰的,现在的邹远,早已经不是被粉丝赌气送进全明星,怯懦的站在百花缭乱身后的少年了,他正一步一步成长着,不是踩着前辈张佳乐的脚印,而是以自己的方式。他不像前辈那样执着于冠军,也不像郑轩那样缺乏斗志,他有的是一份责任,一份带着百花获得属于他们的胜利的责任,从前他不堪重负,但是现在,他已经能坦然面对了,改变邹远的不仅仅是于锋的到来,还有他自己的成长。邹远不像一些明星选手一样锋芒毕露,他有的是一种温和的力量,他手持的是百花的未来和希望。


   很多人在看着邹远的成长时,不知不觉被这个选手所打动,这其中,包括于锋。

 

   在张伟注视着这群后辈的时候,于锋也怔怔的望着邹远,邹远在他来百花的第一天,就毫不犹豫地把队长一职转交给他,那时的邹远还很弱小,而现在,他已经变得强大了。


   于锋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颤动了一下,他的呼吸一滞。


   “队长,发什么呆呢?再不走我们回宾馆把你留这了啊。”朱效平的声音把于锋拽回了现实。


   “啊,没有,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吗。”于锋回应着,掩去自己脸上的一抹绯红。




   事实证明,于锋说自己高兴过头是假的,因为现在屋里有个人看起来比要他高兴一万倍。


   用曾信然的话来说:“我去,副队怎么看着跟抽了一排ssr似的?”


   莫楚辰流露出一副“少年你还是太年轻”的表情:“你们亲爱的副队有三页ssr。”


   不管怎么说,赛后采访之类乱七八糟的事都折腾完了,百花的正副队终于消停的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你今天打得可够拼的啊,累不累?”于锋看着一回来就直接脸朝下扑到床上的邹远。


   “累啊!但是也高兴啊!”邹远头埋在被子里吼着,一副兴奋过头的样子,但刚吼完就咳得直不起腰。


   “看出来了,这么兴奋都不像你了。”于锋一遍给邹远递纸巾一遍寻思今天庆功宴是不是让邹远留下休息。


   但是当他看到曾信然从门缝里探脑袋进来嚷了一句“队长副队庆功宴走起啊”然后邹远飞快地擦干净鼻涕眼泪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就往外跑,于锋意识到自己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拎起邹远扔在床上的外套跟着一起出去。


   嗯,看来邹远今天不是一般的高兴,是高兴坏了。于锋这么想着,也就由着他去了。




   “你就说说你是不是自己作的吧。”于锋从浴室里走出来,看着一边额前头发被扎成一个小辫,头上敷着退热贴窝在床里玩手机的邹远。


   一个小时前,庆功宴结束时于锋一手按人一手捂嘴阻止了邹远想和曾信然等人去KTV浪的企图,果断把他押回了宾馆。


   宾馆到饭店步行十五分钟的路程,大晚上的不好打车,去的时候邹远跟着几个新人小年轻又跑又跳的几步就到了,回来就显然是累了,也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磨磨蹭蹭跟在于锋后面,一会就问一句“队长快到了吗”,一会又问一句“队长我们什么时候能到”。


   过了十分钟,于锋忽然觉得自己身后没人了,扭头一看邹远正蹲在那。


   “怎么了?”


   “慢点走,我有点晕 ……”


   于锋弯腰去摸邹远的额头,然后果断背起人就往宾馆跑。


   “你又要干嘛?”于锋看着邹远有从被子堆里爬出来的架势。


   “洗澡……”


   “今天先别洗了,一会在着凉了怎么办。”于锋把邹远按回去,拿过他的手机,“手机也别看了,睡觉吧,你今天不是累坏了吗?”


   “太兴奋了睡不着……”邹远的确兴奋,这一场胜利不仅带来了快乐,还有压力,带领队伍在季后赛拼搏又是一个挑战,邹远想借这一晚上的疯来排解一下,结果刚疯到一半就让于锋拎回来了。


   “我看着你,睡吧。”于锋搬了房间里的椅子,坐在邹远的床边,关了灯。


   邹远听话地闭上眼睛,不一会,呼吸声趋于平稳,大概是睡着了。


   还太兴奋了呢,这家伙简直就是秒睡啊。于锋这么想着,他看着月光透过窗纱照在邹远的脸上,一瞬间鬼迷心窍,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邹远的脸一下,邹远忽然伸出手,搭在于锋的手上,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做了什么?

   妈妈我怎么像个痴汉一样?!


   此刻于锋大大的内心弹幕宛如黄少天。


   邹远不解的看着于锋,看着看着忽然就笑出来了。


   “你笑什么?”于锋有些心虚,为自己的“痴汉”行为被发现而心虚。


   “我记得第三赛季的时候,队里组织训练生去正式的训练室参观。当时是中午,张佳乐前辈在训练室沙发上睡午觉,老队长也这样在一边看着他,后来前辈突然一翻身,就一巴掌拍老队长脸上了,声特响,我们那一批人都听见了。”邹远笑道。


   “老队长?是孙哲平前辈?”


   “嗯。”


   “孙哲平前辈和张佳乐前辈……关系特别好吧?”


   “嗯,他们是很好的搭档,老队长走后队里也找过其他的狂剑士,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和前辈配合那么好的。”


   “小远,我们也是搭档吧?”


   “嗯,当然是啊。”


   场面忽然一片的寂静。


   “队长,你会走吗?”直到邹远,问出的却是这样一个问题。


   于锋呆呆的看着邹远,今天下午心中的一丝颤动,又再次降临了。他不受控制地低下头,对着邹远的嘴唇一下亲了上去。邹远的惊诧只在一瞬间,月光落在他的眼睛里,闪闪发亮,像小鹿的眸子一样。


   “我不走。”于锋无比坚定的说。


   “小远,你说过,有我这个队长,你会觉得安心,对吧?”


   “嗯。”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是队友了,我们退役了,怎么办?”


   “那……”


   于锋很紧张,他生怕邹远只是把自己当做普通的队友,虽然那样看起来才最合情合理。


   “我们可以做家人啊。”


   于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有一个凉凉软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脸颊——邹远主动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我喜欢你,队长。”





………………………………

好的终于写完了……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今天的于远圈还是一样的冷清,不开心。

评论 ( 14 )
热度 ( 38 )

© 一只雪白的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