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雪白的Iris

不定期更文的小白lo主

【于远】 温和 中

好的我又来了,既然写了上篇就要写完才行。

嗯我可能要开始吹小远了。

全场最佳:小册子

……………………

🍀
    飞机上,邹远捧着于锋的那个小册子还在研究昨天没研究完的战术。也许是头脑不太清醒,昨天看懂的地方今天又看不懂了,拽着旁边的张伟一遍一遍的问。

    张伟表示前辈我老了需要休息,放我睡觉好不好。

   当然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向于锋投去了求助的目光——你的副队,你写的战术本,连人带本都给我领走。

   于锋看懂了张伟的眼神,终于出声打断了快要变成十万个为什么的邹远。

    “张伟前辈我们换个位子吧,我想靠窗坐。”

    张伟如释重负般的“好好好”然后麻利地和于锋换了位子。

   没反应过来的邹·十万个为什么·远一脸懵逼,惊诧地看看于锋,又看看张伟,好像这俩人会瞬移一样。于锋看他这个表情,不禁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小远?小远你不会是昨天晚上烧傻了吧?”

    邹远愣了有一秒,才伸出手把于锋的手按下去。

   “没有,我傻了还怎么打擂台赛不就输了……”邹远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看似凌乱实则有逻辑的话。

    “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别折腾自己了。”于锋看了眼手表,“该吃药了,我跟乘务员要杯水,你吃完赶紧睡一觉,一会到了还要去看看场馆。”

    “嗯……”邹远很听话地吃了药,又支撑着问了于锋几个战术上的问题。过了一会药效发作,邹远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看着邹远熟睡的脸,以及和他脸上的孩子气极为不符的黑眼圈,于锋忽然感到一阵的心疼。他想起第八赛季时被迫担任核心的邹远,才刚刚18岁,真的还是个孩子,小小的邹远看着他的老队长孙哲平伤病退役,看着前辈张佳乐陷入痛苦和对冠军的执念,最终转会,把沉重的百花全盘托付给他,看着从板凳选手崛起的同期生唐昊为了追求梦想中的核心位置去了呼啸,只剩下他一个人。

   在于锋来之前的那段时间里,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邹远几乎失去了他的全部依靠,不得不独自挑起重担,哪怕这担子太重,几乎将他压垮,那期间,邹远养成了许多神经质的小毛病,没有自信,没有动力,没有安全感,张伟告诉过于锋,有一天半夜,邹远无意识的背起行李就朝俱乐部外走,走出去两三公里,最后被队友找回来,问他怎么了,他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邹远无法控制自己熬夜,在深夜里因为恐惧而蜷缩成一团,他的心境并不比他的前辈张佳乐轻松多少。

    就在邹远将要崩溃之时,自己来到了百花,接下了他肩上的担子,义无反顾地扛了起来,因为邹远所惧怕的,正是于锋自己所渴求的。

    互补大概也是搭档的一种吧。于锋这样想着,他会成为百花新的仰仗,邹远的依靠,今天之后,带领队伍闯进季后赛,只是第一步。

    “只是……”于锋摸了摸邹远软软的头发,“你还是把自己逼得太紧,现在不是已经有我了吗?放松下来。”

    邹远没有醒,只以平稳的呼吸声作为回应。

🍀
    备战室内,刚到的百花一行人纷纷准备乘车去宾馆放下行李,于锋没有走,把自己的行李托给了朱效平,只身一人去了比赛场馆。

   “小远?”没想到,他又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队长!”邹远看起来比早上有精神,朝于锋挥了挥手。

   “你在干嘛?”

   “在脑补比赛事的场面,每次脑补出一个特别紧张的场面,实际比赛时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就能放松下来,队长你要不要试试?”邹远有点小得意的向于锋分享自己这个诀窍。

   “不用啦,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我恐怕会失望呢。”于锋笑着看邹远,他们不一样,紧张,压力,背后都是重视,于锋生怕自己没有压力呢。

  “哟,于队,小远。”忽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于锋转身一看,是周泽楷和江波涛,出声打招呼的自然是江波涛。

   “周队,江副队。”于锋向两人打了招呼,周泽楷点了点头就算是回应了,倒是江波涛,和于锋同为六期生,比较相熟,还走上前来跟于锋和邹远握手。

   “小远,你手心有点热啊,没事吧?”江波涛和邹远握手时感觉出了一些异样。

   “我没事,谢谢前辈关心。”邹远笑着回应,江波涛看他脸色红扑扑的,很有精神的样子,也就没多问。

   “那好,比赛加油。我和小周先走了。”

   “嗯,我们会的。”

   看着轮回这一正一副两位队长越走越远,于锋再次回头看了看邹远,邹远也正抬着头看他。

   “小远,你要不要再回去歇歇?”于锋认真的打量着邹远,刚才江波涛的一句话让他有点担心。

   “嗯,队长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邹远认真的望着于锋的眼睛,还是一副活力满满的样子,和早晨那个迷迷糊糊的十万个为什么判若两人。

🍀
   备战室内,邹远和于锋面对面坐着,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现在离比赛还有四个多小时,百花的大部队都在宾馆。邹远靠在沙发背上,无聊得昏昏欲睡,于锋就这么托着腮看着他。

   “小远。”

   “嗯?”

   “坐过来。”于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邹远不明所以,睡眼惺忪地挪到了于锋身边。

   “躺下。”于锋一手托着邹远的肩膀,一手按着他的额头,生疏又轻柔地把邹远放倒在自己的膝盖上,邹远躺下的动作也同样有些生疏,但是安心。

   “队长……”

   “为什么总叫我队长呢?”

   “因为这样,就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邹远慵懒地笑了,“因为有你当队长,我就不用去支撑全部了。”

   “睡吧,该入场了我叫你。”于锋把自己颀长而骨节突出的手指覆在邹远的眼皮上。

   “嗯。”

……………………

好吧这一篇还是没写完,我大概要把一个短篇搞成连载了……

我发誓下一篇就完结了……

真的……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一只雪白的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