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雪白的Iris

不定期更文的小白lo主

【于远】温和 上

不干正事的我最近萌上了于远~
来码一篇微all远的糖
第一次写cp文
可能不甜
可能ooc
如果这样还能接受的话
开始了哦

……………………

   明天就是常规赛的收官之战了。
   于锋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在半夜惊醒了,脑子里塞满了各种有关战队事务的事情,明明已经一条条理顺,却还是有一些不安。
  
   明天对轮回的战术…战术安排…记战术的小册子……

   小册子!
   于锋意识到自己在不安什么了,那个他时常放在身上的小册子,自从中午开过战术讨论会后就不见了。
  
   按亮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过午夜,队友们应该睡得正香呢吧。但是那个小册子……

   处女座的于锋大大表示,如果不把它找到,自己大概一整夜都没法好好睡觉了。

   于是他轻手轻脚的披上外套,推开房门,尽量不发出声响以免影响队友休息,一点点朝训练室挪去。

   轻推一下训练室的门,于锋却发现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从门缝往里看,一台电脑发出有些刺目的光,电脑前缩着一团蓝幽幽的东西。

   真是见鬼了。

   这是贯彻唯物主义22年的于锋第一时间冒出的想法。
   然而,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寻找小册子的步伐。身高177的于锋虽然说不上高大魁梧,也算是匀称挺拔,区区一个蓝幽幽的生物,于锋大大表示他无所畏惧。

    于是,他就开始蹑手蹑脚的靠近那个生物,蹑手蹑脚,蹑手蹑脚……

   “妈呀!”

   直到那个生物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

   “小远?”于锋这才看清,电脑前那团蓝幽幽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裹在蓝色睡衣里的邹远,而他面前的电脑桌上,正放着于锋那失踪了一下午的小册子。

   “那个……我想再研究一下战术,所以……”邹远显然被突然出现的于锋吓得不轻。

   “都几点了,休息最重要,总这么熬夜当心头疼。”于锋拿起他的小册子,他看到邹远脸上重重的黑眼圈,想到他这几天大概都在熬夜,“走了,回去睡觉。”

   “嗯……”邹远关了电脑,跟在于锋身后回了宿舍。

🍀
   宿舍里,邹远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于锋走了出去,带上门,听脚步声像是走远了,才又爬了起来。

   他的战术研究还没结束呢,怎么能说停就停呢?

   另一边,于锋把他的小册子收进背包,抱起枕头和被子往外走去。他很清楚,别看邹远平时挺听话一孩子,一涉及到训练和战术研究,要多倔有多倔,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跑回去了。

   于是俩人就这么在楼道里遇上了。
   你说巧不巧。

   潜逃未遂的邹远被于锋押回了宿舍。

   “躺下睡觉,我就在这看着你。”

   邹远看着对方怀里的枕头被子,知道不是玩笑,只能乖乖躺下了。

   看着邹远终于踏实躺下,于锋也躺在了他身边。百花宿舍的床很宽,于锋和邹远都是苗条身材,一张床容下他们两个绰绰有余。

   过了一会,于锋感觉自己旁边的人正在不停的翻腾来翻腾去,又过了一会,翻腾来翻腾去的动作依然没有停止。

   “小远,怎么还不睡?”

   “队长……”邹远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欲言又止。

   “我在,怎么了?”

   “队长……我头疼……”

   “你这几天尽熬夜了吧,我刚才怎么说的来着,一点都不注意身体。”于锋也翻了个身,脸朝着邹远,“严重吗?”

   “没事,帮我拿下药好吗……在你那边的床头柜里,还有水杯……”

   于锋应声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摸出一板布洛芬⊙,连同床头柜上那个画着花繁似锦的杯子一起递给邹远。邹远喝了药,终于再次安安静静的躺下了。

   “你这应对还挺熟练,头疼多久了啊?”于锋看着邹远这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直皱眉。

  “不知道,有一个星期了吧。”邹远的声音渐渐软了下来,“队长,我困了,睡觉吧……”

   “总靠镇痛药压着也不好,等这场比赛完了去医院好好看看吧。”

   “嗯……”

🍀
   半夜里,于锋没有预兆的醒来,首先听见的就是身边邹远沉重的呼吸声。他转头看向邹远,邹远像是做了噩梦一样蹙着眉,半张着嘴,于锋甚至能听到他喉咙里发出沙沙的声音,光是听着就难受。

   于锋碰了碰他的手臂,觉得邹远好像是在发烧,想找个体温计给他量一下,又想去明天一早就要飞去S市,东西都打包了,现在一时半会也找不出来,只得又轻轻碰了碰邹远的手臂。

   “小远,你发烧了。”

   “嗯……”邹远回应的声音也很沉重,像是梦呓。

   “小远,贴着我,这样能好受点。”于锋拉着邹远的手臂,让邹远发热的身体贴上自己微凉的身体。

    “呼……”邹远像是发出了一声叹息,又沉沉睡去。

   于锋用自己的手扣住邹远柔软的手,不久也再度熟睡了。

🍀
   第二天,邹远醒来,发现身边于锋的枕头和被子已经不见了,正想着于锋是不是已经回屋了,当事人却推门直接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电子体温计。

    “小远你醒了?拿这个量量体温。”于锋把体温计递给邹远,有点担心的看着他,昨天邹远那一出可是吓着他了。

   “没事的。”邹远听话地量了体温,然后把体温计给于锋看,那上面的温度再正常不过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邹远用右手抚上自己喉咙的位置,来向于锋示意。

    “起来吧,还有一个半小时飞机起飞,再难受就在飞机上睡一觉。”

   邹远点了点头,今天晚上,他们将客场对战轮回,目前百花积分排名第九,他们要和呼啸,301,兴欣拼积分,要从轮回这支强队上用尽全力拿分,才有可能挤进季后赛的最后一席。邹远默默给自己打气,今晚的比赛容不得半点失误,可不是让他耍病气撒娇的时候。

……………………
本来打算一篇搞定的我还是分了上下…

也不知道自己的话怎么就那么多……

——
⊙布洛芬:一种解热镇痛的药物,有预防治疗偏头痛的效果。

评论
热度 ( 15 )

© 一只雪白的Iris | Powered by LOFTER